请记住我们的永久域名:m.titansf.com

下课后的甜蜜

下课后的甜蜜

 「啊……。」一声忍不住的低吟从口中溢出,空气中弥漫的性爱的气味,让人脸红心跳。
  
  仔细往床上看去,有三个身影交缠其中,一个躺在床上不断的呻吟,双脚被另外两人一人一边拉开,一个人在胸口的果实不断吸吮捏弄转动,另一个人则在私密处不断的吞吐著花茎,两人的手指则一起在密穴处抽插。
  
  「啊……不……要……哈啊。」柳寒月双手被绑在床头动弹不得,身体不断的被挑逗,嘴里不断吐出事後会让他一头撞死的淫叫。
  
  明明只是来找学长讨论下星期学园祭的事情,为什麽会变成这样,学长为什麽要对我这样做,脑袋里的疑问来不及获得解答,来自身体的激情又让柳寒月脑袋当机了。
  
  侵犯的两人只是改变一下手指的角度,就让柳寒月轻颤连连,原本在胸口的逗弄的那个人,也来到了柳寒月的私密处,和另外一个人一起舔弄著柳寒月的花茎铃口的花蜜,两人隔著柳月寒的前端不断的亲吻,舌头不断的互相交缠,过大的快感让柳月寒愉悦的呻吟,此时娇媚的神态和平时的冷漠完全不一样,让人更想好好的一亲方泽。
  
  「风,你看小寒好美喔,好想让人一口吃下去。」
  
  「云,小寒不只是人美,连这里的味道也很美味。」
  
  说话的是纪风和纪云,两人是双胞胎兄弟,也是圣罗斯学园的学生会长和副会长,三年级,两人不管是外貌或是身型还是声音都很像,常常让人分不出谁是谁,柳月寒是学生会的书记也是高材生,二年级。
  
  纪风和纪云就如同名字般,两人在学校也是风云人物,纪风擅长体育几乎校内所有运动社团都有他的踪迹,不过他个人比较喜爱剑道,得过全国剑道大会比赛第一名;相较於纪云比较偏好文艺活动,常常在美术社或音乐社出入,擅长各种乐器尤其是钢琴,得过全国钢琴比赛冠军,两人可说是一动一静、一文一武。
  
  柳月寒则是人如其名,平时就是个高雅冷漠的模样,像朵莲花出淤泥而不染,只可远观不可亵玩,虽然带著眼镜,但在同学眼中也算是个美男子,只可惜个性冷了点,每个不怕死的去告白都是拒绝收场。
  
  此时此刻柳月寒被纪风和纪云不停的逗弄,全身不停的颤抖著,嘴里止不住的低吟只会让这两人更加的欲望喷张。
  
  纪风和纪云互看了一眼後,很有默契的一起探下头含住柳月寒根部的小球,两人的手十指交扣著包覆著他的花茎上下套弄著,突如其来的刺激让柳月寒敏感的弓起身体,根部被人用红色缎带系住,让柳月寒无法宣泄,徘徊在痛苦和快感间,尖端不断的溢出愉悦透明的花蜜,双眼也因为情欲布满水气惹人怜爱。
  
  「哈啊……不……啊啊。」柳月寒被快感刺激不断的左右摇头,身体被人挑逗的全身火热高胀,後庭插进的四只手指不断的刮搔柔软内壁,好痛苦但也好舒服,柳月寒从不知道原来做爱是会这样让人游走在地狱与天堂之间。
  
  「风,我们解开小寒的丝带好了,不然我看他快要疯了。」
  
  「好吧,我也想嚐嚐小寒浓郁的牛奶。」
  
  纪风一扯开绑在柳月寒根部的丝带,配合两人的双手一插,柳月寒马上就射出乳白色的牛奶,两人於是贪婪的将牛奶一一的纳入口中。
  
  「云,小寒的牛奶好浓喔,看来应该平常都没释放,所以才会这样浓郁。」
  
  「风,看来我们两个还真是幸运,我们是小寒第一次的男人喔。」
  
  柳月寒还处於高潮後的情欲中,双眼无焦点的看著纪风和纪云,却不知道这样是何等引人犯罪的娇媚。
  
  纪云将柳月寒绑在床头的双手松开,将他轻轻扶起让他和自己面对面,双手拉开双脚从膝盖的关节处向上抬高,将自己的火热抵在柳月寒的秘穴,然後渐渐的往下让密穴一寸寸吃下纪云的肉棒。
  
  「啊……。」柳月云被彻底开拓的後庭完全感觉不到疼痛,一股酥麻从交合处传遍全身上下。
  
  「啊哈……,小寒的秘穴好湿好热,还有不断收缩的感觉好舒服。」纪云被柳月寒紧紧的夹住发出一声愉悦满足的叹息。
  
  然後纪云开始规律的抽插起来,在开拓密穴时用了很多的润滑液,深入起来完全没有阻碍,在一旁看的纪风也忍不住吻起柳月云的背部。
  
  「云,我也想进入小寒的身体。」
  
  於是两人交换一下眼神,纪云抱著柳月云向後躺下,被情欲搞的七荤八素的柳月寒根本不知接下来会发生的事,纪风用大量的润滑液将自己的火热涂满,然後抵在柳月寒的秘穴,轻轻的一寸寸的向前插入。
  
  「啊……痛……阿哈。」被第二根插入的肿胀和疼痛,让柳月寒不自觉的流下眼泪。
  
  纪云看到此安慰的亲吻柳月云的泪水,然後像是为了减轻他的不适,於是深深的吻上柳月寒的唇。
  
  虽然之前有润滑剂的松弛,但进入两根还是太勉强的点,纪风和纪云很有默契的各退出来一点,直到两人前端平齐,然後再一股作气的插入。
  
  「啊……。」柳月寒心想一定会死掉,被插入两支耶,会坏掉的啦。
  
  这下子两人的火热又被夹的更紧了,「云,小寒将我们两个吸的好紧喔,好舒服喔。」
  
  纪风和纪云交换了一下眼神,很有默契的动了起来,两根火热摩擦的触感,和被秘穴紧紧吸附的感觉,让两人不自觉的加大动作,然後速度越来越快。
  
  「啊……哈阿。」柳月寒原本疼痛逐渐被快感取代,一波波的热潮不断传遍全身,纪风将手伸下套弄柳月寒因疼痛委靡的分身,让柳月寒快受不了了。
  
  「啊……哈啊……。」逐渐升高的声音象徵柳月寒的高潮即将来临,纪风和纪云也快宣泄出不断的低吟。
  
  两人一个挺进後,三人都瞬间达到愉悦的高潮,密穴容纳不下的精液顺著两人的火热流下,像合声般的低吟从三人的嘴传出,分不清谁是谁的,柳月寒因为太过劳累晕了过去。
  
  然後纪风和纪云退出柳月寒的体内,白浊的液体不断的溢出,两人各自亲吻了他的额头後,便抱著他深深的睡去。当柳月寒醒来的时候,已经是隔天的下午了,身体已经被人清洗乾净换上新的衣服,看著房里的摆设是……自己的房间,圣罗斯学园是采全体住宿制,房间分单人、双人、跟四人三种,柳月寒因为怕麻烦所以住的是单人房。
  
  睡了一天一夜的柳月寒还是觉得疲累,好像全身装入铅块一样沉重,连抬起手好像都有点困难。
  
  依稀记得自己去找学长讨论学园祭的事,然後……然後发生了……,柳月寒脑袋轰的一声想起来了,学长……侵犯他了,柳月寒想起来纪风和纪云是如何侵犯他,而他自己是如何在他们身下淫乱的呻吟,柳月寒突然的起身想找他们问个清楚,为什麽要对他这麽做,但才刚坐起就又无力的马上躺回去了。
  
  「搞什麽阿?」柳月寒无力的躺在床上,不动还好一动全身酸痛控制了他的行动,肚子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提醒他肚子饿了,他到底是睡了多久了?
  
  此时柳月寒的房间门被开启,进来的人正好是柳月寒要找的两位元凶纪风和纪云,「小寒,睡的如何,我们帮你带吃的过来了。」,开口的是阳光派的纪风。
  
  瞬间一个枕头朝他们飞了过来,纪风眼明手快的伸出手接住,不解的看著柳月寒,「小寒,你怎麽了?火气怎麽这麽大?」
  
  「是阿,小寒,生气对身体不好喔。」纪云温柔的将枕头抱著往柳月寒走去,脸上还带著绅士般的微笑。
  
  「你们还敢说,为什麽要那样对我,还有不要叫我小寒。」柳月寒愤怒的质问纪风和纪云,但眼前的两人似乎不为所动,还一人一边从容的将食物放在床边的矮柜上,然後满脸灿烂笑容的在床边坐了下来。
  
  「风,小寒是不是欲求不满阿,不然怎麽火气这麽大。」
  
  「云,不是啦,一定是小寒肚子饿在闹别扭,等等把他喂饱了就恢复了。」
  
  完全被无视的柳月寒,看著纪风和纪云你一言、我一句,两人还口口声声叫他小寒,柳月寒简直是气炸了,当下对著他们两个大喊,「不要叫我小寒!」,这两人才停止争论一同看向柳月寒。
  
  柳月寒被突如其来的动作给吓到了,干麻同时看著我,突然间柳月寒感受到一股压迫感,不自觉的将棉被拉高挡住自己的身体。
  
  被盯著的感觉很不好受,好像有种被看光的感觉,柳月寒下意识警觉性的把棉被拉的更紧了,「你们在看什麽,我警告你们不要乱来喔。」
  
  面对著这两头色狼,柳月寒发觉不能有一点松懈,这是他的第六感直觉告诉他的。
  
  「云,我觉得小寒生起气来也好美喔。」
  
  「风,看你一副口水快要流出来的模样,会吓到小寒的,小寒我帮你骂骂风。」
  
  看著面前不断的打量自己的两双眼有逐渐变黑的趋势,柳月寒紧张的吞了口口水,「你们想干嘛,我会大叫喔。」,柳月寒身体忍不住的发抖,身体不断的往後退,眼神里充满著惊恐。
  
  「小寒,你知不知道你现在的样子好引人犯罪阿,这种表情会让人想要好好的欺负你。」纪风一脸邪笑的伸出一之手想碰触柳月寒的脸,却被他往旁边躲开,然後被不知何时坐到他身後的纪云一把抱住。
  
  「风,你看看你,把人家小寒吓的全身发抖,还不赶快道歉。」纪云紧紧抱住柳月寒一点都没有想要放开的意思。
  
  「对不起啦,小寒,我不是有意要吓你的,原谅我好吗?」纪风嬉皮笑脸的模样根本就没有道歉的意味。
  
  「风,你这个样子根本有道歉跟没道歉没啥两样,要诚心一点。」纪云骂归骂但口气完全没有责备的感觉,反而倒像是两人在演相声。
  
  「啊,我知道有一种方法可以让小寒高兴。」纪风慢慢的靠近柳月寒,「小寒,我会用温暖的嘴给小寒快乐的。」,纪风用嘴咬下柳月寒的裤子,用性感的眼神看了他一眼後,然後纪风著迷的执起柳月寒粉色的分身,在他面前一寸寸的吞入口中,「什麽……?」
  
  在他身後的纪云也开始手不安分的在柳月寒身上游走,然後隔著衣服开始逗弄突起的两粒果实。
  
  感觉有股电流传遍全身,柳月寒开始觉得火热在身体里蔓延,身体被快感引的全身颤抖,突然间柔软的舌头舔过前端的缝隙,让柳月寒不能自己的呻吟出口,「啊……。」
  
  纪云轻轻的含住柳月寒的耳垂,让怀中的人突然一颤,柳月寒的反应让纪云忍不住将他的头扳过来给予一个火热的法式深吻。
  
  「嗯……嗯啊……。」前後被夹攻的柳月寒陷入了情欲的快感,不自觉得将手环抱住纪云的脖子,看著两人吻的那麽深情的纪风也来到柳月云的嘴唇边,「云,我也想要嚐嚐小寒口中的味道。」,低哑的嗓音诉说著纪风的迫不及待。
  
  纪云放开被自己蹂躏的双唇,柳月寒才刚呼吸到新鲜空气没多久,马上就又被纪风夺走了呼吸,纪云来到柳月寒挺起的分身,张嘴将根部的小球全部含入口中,另一只手则是不停的套弄微微颤抖的分身。
  
  「嗯……嗯嗯……。」柳月寒嘴被封住无法发出呻吟,但一声声的闷哼让另外两人的情欲逐渐升高,不自觉得吻的更加起劲,前端不断的分泌出晶莹透明的蜜液,证明柳月寒也很享受被服侍的快感。
  
  纪风在柳月寒快缺氧窒息前放开了他,终於又呼吸到新鲜空气的他大口大口的吸气,纪风将柳月寒轻放在床上,低头含住冒出透明蜜液的前端,然後不断的吸吮舔舐敏感的隙缝,「小寒的花蜜好甜喔……。」
  
  听到这句话的纪云抬起头来,看著纪风贪婪吃著蜜液的模样,将头凑上去也想分一杯羹,「风,我也要吃小寒的花蜜。」
  
  於是两人交换眼神後,开始用舌头缠著柳月寒的前端不放,来回的舔弄不断冒出蜜液的铃口,还不时的一人含住前端的一边,两人很有默契的一个套弄分身,一个玩抚根部的小球,让柳月寒忍不住的放声淫叫,「啊……哈啊……不……啊。」
  
  「啊……。」终於柳月寒在纪风和纪云的挑逗下达到了高潮,射出了乳白色的牛奶,全部被两人完全接收。
  
  「云,小寒果然是欲求未满,牛奶还是那麽的浓郁。」
  
  「风,那我们从现在起更要好好疼爱小寒喔。」
  
  於是房间里继续上演著未完的春宫情事,不时有令人脸红心跳的呻吟传出,夜还很长,看来今晚房里也是春意盎然。
  
  隔天柳月寒顶著全身酸痛到学校上课,每走一步身体臀部就传来一阵刺痛跟酸麻,原本想请假的他想到今天有很重要的考试,所以还是硬著头皮撑起沉重的身体来到学校。
  
  「这两个可恶的色狼,也不知道节制,身体好重喔,下次决不能再让他们两个得逞了。」柳月寒一边走一边忿忿不平的碎碎念,脸上也因为身体不适而透出一层薄汗,他从没想过原来走路会花上这麽多的力气。
  
  「可恶的纪风和纪云,害我变成这样,这笔帐一定要讨回来。」越走身体越不舒服的感觉传到大脑,柳月寒心里越想越生气。
  
  「小寒,刚刚是你在叫我们吗?」此时一个声音从柳月寒身後传了过来,让他瞬间竖起寒毛。
  
  「这个声音该不会是……。」柳月寒身体僵硬的回头一看,果然是纪风和纪云那两个浑蛋。
  
  纪风和纪云满脸春风,脸上还挂著幸福洋溢的微笑,缓缓的走向柳月寒,柳月寒心想怎麽会这麽倒楣,一大早就遇见他们。
  
  柳月寒怕他们又会对他做出像昨晚的事,於是顺势拿起自己的书包档在胸前,非常紧张的看向这两个大色狼,眼看他们越走越近,柳月寒也不自觉的往後退,没注意到後面有根树枝,一不小心後脚跟勾到,眼看整个人就快向後跌下去。
  
  「啊……。」柳月寒下意识闭上眼睛等待接下来剧烈的疼痛,奇怪的是五秒锺过去了怎麽都不会痛,柳月寒缓缓的睁开眼睛,发现纪风和纪云的脸突然在他面前放大,两人一左一右的抱住他。
  
  「小寒,你没摔到哪里吧?」先开口的是纪云,一脸担忧的看著柳月寒,心想刚刚不知道有没有摔著,有的话他会心疼的。
  
  突然被这样一问柳月寒愣了一下,然後呆呆的回答:「没有……。我没事。」
  
  「小寒的脸色看起来很不好,需不需要请假回宿舍休息啊?」纪风发现柳月寒脸色有点苍白,皱起眉头快要可以夹死一堆苍蝇了。
  
  「我说过我没事!」柳月寒用力挣脱纪风和纪云的怀抱,「而且今天有很重要的考试不能请假。」,柳月寒说完马上转头,想要赶快离开这两只大色狼,没想到突然双脚无力的软了一下,纪风马上就趋前抱住。
  
  差一点再次跌到的柳月寒又愣住了,下意识的转头道谢,「谢谢……。」
  
  下一秒在柳月寒还没反应过来时,纪风就拦腰抱起他了,「什麽……?」,柳月寒被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於是反射性的环抱住纪风的颈部。
  
  「放……放我下来。」被这样抱起柳月寒脸上羞耻的泛起红潮,全身不停的扭动想要挣脱,同样是男生被这样抱著多丢脸啊。
  
  「小寒,你再乱动会掉下去的。」听到纪风这样一说,柳月寒马上停止动作,「放我下来,我自己会走。」
  
  「不行,看你的样子随时都有可能跌倒,这样我会心疼的。」纪风一脸温柔看向柳月寒。
  
  「是阿,小寒,如果你因为这样不小心受了伤,我也会跟风一样心疼的。」纪云满脸担忧的说。
  
  「我……我会这样还不是你们害的。」柳月寒心中的闷气终於一吐为快。
  
  「小寒……,有没有人说过你生气的时候很可爱,如果可以我现在就想再要你一次。」纪风一脸著迷的看著柳月寒。
  
  「你……你们可不要乱来喔,现在是大白天……。」柳月寒惊恐的看著两人,把书包紧紧的抱在胸前。
  
  「风,你又来了,我说过你这样会吓到小寒的,而且刚刚小寒有说过今天要考试耶。」虽然纪云这样说纪风,但自己脸上也是一脸著迷的模样。
  
  「对喔,那现在就不能做了。」纪风一脸失望的说,不过随即就被另一种想法取代,「既然不能做爱做的事,那就先用这个代替吧。」,於是纪风低下头吻上柳月寒柔软的唇,给予一个火热的吻。
  
  在柳月寒快缺氧陷入黑暗前纪风终於放开他,柳月寒被吻的气喘吁吁,「小寒好甜喔……。」,纪风的声音带点低沉沙哑性感,深邃的双眼像是要把他吃掉一般。
  
  「我也想要跟小寒亲亲。」不知何时走到柳月寒身边的纪云,轻轻的将他的脸扳过来,本以为自己又会被吻的神魂颠倒,没想到纪云却只是轻轻的在他的嘴唇一点就离开了,离开时纪云满脸幸福的看著柳月寒,「下次再继续未完的吻。」
  
  「走吧,该去学校了,不然再下去我会把持不住的。」纪风要不是考虑到柳月寒现在身体的状况,还真想马上把他抱回宿舍温存一番。
  
  於是三人终於抵达柳月寒的教室门口,纪风轻轻的放下柳月寒,还好现在还早所以一路上没遇到任何人,不然柳月寒铁定会想找个洞钻进去。
  
  纪风和纪云离开时还分别在柳月寒脸颊上亲了下,「小寒,下课後我们再来接你喔。」,纪风依依不舍的说,终於这两人离开了。
  
  柳月寒失神的走到位子坐下,整个人完全放松的摊在桌子上,「这种噩梦还要多久才会脱离啊。」,柳月寒无奈的叹了口气,放松後的他因为身体的疲累,不知不觉的趴在桌子上睡著了。
  
  柳月寒睡著後没多久,教室的门被缓缓的开启了,当柳月寒再度睁开眼看到的是班长刘骏彦站在他面前,「啊……。」,柳月寒惊讶的吓了一跳,然後才反应过来,「原来是班长……。」
  
  「柳同学,对不起吓到你了。」刘骏彦一脸抱歉的看著柳月寒。
  
  「没……没关系啦。」柳月寒尴尬的乾笑带过。
  
  「你还好吧,刚刚看你好像在做恶梦,所以才把你摇醒,看你的脸色还很差,要不要去保健室躺一下,我会跟老师说一声的。」刘骏彦看到柳月寒脸色有点惨白,一脸担心的看向他。
  
  「我没事啦,只是昨晚没睡好,休息一下就好了。」柳月寒想赶快带过现在这个窘态。
  
  「真的没事吗?如果真的身体不舒服就别勉强自己,身体健康才是最重要的。」刘骏彦一点都不觉得柳月寒真的没事。
  
  「我真的没事啦。」虽然这样说,但是柳月寒还真想好好休息一下,不过不是现在,至少也要等到考试结束时再说。
  
  刘骏彦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好吧,但是如果有事一定要跟我说一声喔。」
「好,我会的,谢谢班长的关心。」柳月寒微笑的回应。
  
  刘骏彦走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下,心里却想著刚刚那一抹微笑,天知道刚刚柳月寒那一笑让他心跳漏了一拍,原来男生也可笑的这麽美,回头看著柳月寒正在看书的姿态,刘骏彦突然发觉眼前这个人真美,被自己这个想法吓了一跳,刘骏彦摇摇投赶紧把视线回到书本上,但心里有种不明的东西渐渐发酵了。
  
  柳月寒好不容易熬过了整天的课程,身体的不适让他的额头蒙上了一层薄汗,虽然还想多休息一下,但是心想到待会纪风和纪云就要来找他,不免心里还是有著一分恐惧,从三年级的教室来到二年级的教室还有一小段路,只要比他们早离开这样就不至於被逮到,於是柳月寒收拾好自己的物品想赶快回到宿舍,起码今天不会再与他们接触。
  
  柳月寒提著书包大步的离开校区往自己的宿舍快速移动,但从臀部间传来的酸痛感让他不自觉的放慢脚步,而慢一步来到柳月寒教室的纪风和纪云发现扑了个空,「云,看来我们的小寒体力还真好,我们太小看他了。」
  
  「风,反正也不急,有的是机会逮到他。」两人相视露出人畜无害的微笑,但心里却想著今晚的好戏就要上场了,於是两人不疾不徐的回到宿舍,计画著今晚该如何调教他们的小寒。
  
  柳月寒一回到宿舍马上把门反锁好,拖著疲累的身体到浴室清洗身体的黏腻,泡在温热水里的舒畅感让柳月寒不自觉的发出一声舒服的叹息,心想著今天还真是累,连走个路都像是在跑五千公尺,都是拜那两兄弟所赐,不过最让他不解的是为什麽他们会这样对他。
  
  想到纪风和纪云对他做那些脸红心跳的事,柳月寒身体就不自觉的泛起红潮,还有现在回想起在他们身下像个女人般呻吟,重点是他在过程里是享受的,更让他羞愧的想一头撞墙死了算了。
  
  想到这里,柳月寒身体突然有种电流从下面传上来,好像纪风和纪云此刻在爱抚他一样,柳月寒不敢相信,自己竟然光想到哪些画面就有反应了。
  
  这样是不对的,柳月寒心里大叫想反抗,但是随著脑海里的画面越来越鲜明,那份敏感让柳月寒的欲望渐渐抬头,身体的记忆一一被唤醒,「不行。」,虽然嘴巴这样说,但柳月寒的手已经不自觉的覆在胸前的挑逗起突起的果实,另一只手则往下握住自己的分身开始套弄,「啊……。」
  
  粗重的喘息声不断的从柳月寒的嘴里吐出,温热的水让体温不断上升,手中的挑逗越来越快,终於射出炽热的高潮,柳月寒无力的摊在水里,不敢相信自己刚刚居然想著那两个人自慰起来,而且还……射出来了。
  
  柳月寒自我嘲弄,难道自己也不正常了,不能再这样下去,刚刚一定是一时的鬼迷心窍,柳月寒自我安慰一番,刚刚那个是意外,自己是正常的。
  
  柳月寒於是赶紧洗完澡,换上乾净的睡衣,躺到床上心想睡一觉明天就会恢复正常的,倒时再想要如何应付季风和纪云。
  
  身体的疲累让柳月寒很快就进入梦乡,就这样沉沉的睡去。
  
  夜里,柳月寒的房门被轻轻的打开,又被轻轻的关上,一抹黑影静悄悄的来到柳月寒的床边。
  
  睡梦里柳月寒感觉好像有人在旁边,但是身体极度疲累的他只想睡觉,并没有阻止黑影的动作。
  
  不知睡了多久,柳月寒觉得身体有种奇怪的感觉从身下蔓延上来,一种温热但是却很舒服的触感,让他不自觉的低声轻喘起来,「哈……啊哈……啊。」
  
  一个滑溜的不明物在他的敏感处来来回回的移动,让他不自觉的跟著摆动身体想要得到更多,而那个不明物也好像知道他的需求,不断的往他最舒服的那点碰触。
  
  啊哈……。」随著身体一波波不断上升的浪潮,柳月寒由轻喘转变为粗喘,阵阵的呻吟声不断的从口中溢出。
  
  突然间有股冰凉的物体抵在他的身下,让他不自觉的皱起眉头,随著物体的进入某处加上来回的抽动几下,渐渐地有股燥热从他身下的某处传出,柳月寒下意识的扭动身体,想要藉此纾缓这种奇怪的燥热感,但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好像无法动弹,於是他睁开沉重的双眼看到不想看到的画面。
  
  自己全身被一条细绳绑住,双手被反绑在身後,自己的双脚从膝盖被弯曲成一个可耻的角度被固定在大腿两侧,完全敞开在众人的面前,重点是自己竟然是一丝不挂的,然後自己的分身根部还被套上一个像是戒指一样的东西,视线移到周围发现纪风和纪云正露出一脸邪笑的躺在他的两侧。
  
  「小寒,你终於醒了,刚刚你的叫声好热情喔。」开口的是纪风,一边说一边将手不停的在柳月寒的身体上游走。
  
  「你们是什麽时候进来的,我明明有把门锁好。」柳月寒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为什麽他们会在这里?
  
  「小寒,这种小东西对我们不是问题,你应该先担心你自己才对吧。」纪云笑的一脸人畜无害,俯下身含住柳月寒的耳垂,身下敏感的反应让纪云感到很满意。
  
  「住手,快放开我,我没兴趣陪你们继续这个无聊的游戏。」柳月寒感到愤怒,不断的扭动身体想要挣脱束缚,但发觉绳子非常牢固的让他无法轻易解开。
  
  「那怎麽可以,谁叫你今天没有听我们的话,乖乖的等我们来接你,这是一点小小的惩罚。」纪风温柔的笑著在柳月寒的注视下,慢慢俯下身伸出粉色的舌头开始舔弄柳月寒胸前的果实,动作轻柔的像只猫在舔食,惹的柳月寒不断的颤抖,嘴里吐出打死他也不想承认的呻吟。
  
  「啊……,不……要。」另一方面纪云移动到柳月寒的身下,拿起刚刚剩下的润滑液抵在柳月寒的蜜穴,轻轻地将润滑液全数灌入蜜穴里,「好冰……。」,柳月寒因为冷想将双腿合起,无奈被绳子紧紧固定住完全无法动弹。
  
  纪云将润滑液全数灌进蜜穴後,拿起一串珠子一一的将它塞进蜜穴里,柳月寒惊恐的看著纪云不断的将珠子塞入体内,当七颗珠子都塞进後还露出一条线连接到一个小东西上,纪云微笑的看著柳月寒然後将开关转开,体内的七颗珠子开始不规则的跳动,柳月寒被突如其来的刺激的将身体往上仰起,「啊……。」
  
  「小寒,觉得舒服吗?」纪云露出一个绝美的笑容,但是柳月寒却没有心情欣赏,体内的珠子不断的刺激他的内壁,还不时的往敏感点碰触,加上润滑液的春药渐渐开始发作,柳月寒感觉到体内有把火不断的再升高,好热、好痒的感觉加上珠子的刺激,不断攀高的快感让他受不了的放声吟叫,「啊……哈啊……啊。」「有这麽舒服吗?爽的连眼泪也忍不住了。」纪风随即舔了下柳月寒因激情流下的眼泪,然後顺著柳月寒颈部的曲线亲吻,下身则不断的磨蹭他的身体。
  
  「不……要……快停止……啊。」柳月寒不断扭动身体,但却徒劳无功,身体还是不断的传来快感,他快受不了了,想发泄但是根部的戒环紧紧的束缚住不让他射出。
  
  「不行,我们说过这是小小的惩罚,这样你下次才不会违背我们的命令。」纪云轻笑著将开关移到最高速,珠子跳动的速度比刚刚更快了,让柳月寒简直快疯了。
  
  「啊…… 不……啊啊。」柳月寒全身燥热不已,让他怀疑自己是不是梦游到火山口了,蜜穴不停的溢出透明的液体,皱摺不停的一开一合,想要将珠子排出体外,但内壁一收缩就又把珠子吸回内部和其他珠子挤压变形,造成一种不规则的扭曲滑动,每每进出都在不断刺激内壁,皱摺周围的肌肤渐渐地变的更加深红鲜豔欲滴。
  
  纪云来到柳月寒的分身,轻轻地舔了下前端,然後张口来回的吞吐著,品嚐男人带点麝香的蜜液,随後离开时唾液混著蜜液,从纪云的口中拉出一条晶莹透明的丝线,这个画面说有多性感就有多性感,只是当事者已经无心观赏。
  
  纪云手往下来到套著柳月寒根部的戒环,随即轻轻压下戒环的开关,然後戒环开始产生激烈的振动,让原本已经激烈不已的快感更上一层,柳月寒的身体止不住的颤抖,「啊……。」
  
  纪云将自己的火热和柳月寒颤抖的欲望用双手包在一起,从柳月寒身上传的振动快感让纪云也忍不住的轻颤,低沉的呻吟出来,「啊……,小寒的那根振的我好舒服喔。」,随即开始上下套弄,细致的肌肤互相摩擦产生的快感让纪云加快了套弄速度。
  
  纪风看到纪云如此的享受,往下伸出舌头舔舐两根不断溢出蜜液的前端,更让纪云忍不住发出呻吟,「啊……,风,你舔得我好舒服喔。」,纪云的脸露出沉醉不已的模样。
  
  前後被夹击的快感让柳月寒止不住的淫叫,整个人在情欲的海里载浮载沉,无法发泄的痛苦还有攀爬到快顶点快感,冲击著他的感官,让他不知道到底自己是身在天堂还是地狱。
  
  「云,我看我们就别再整小寒了,我已经忍不住想进入小寒温暖的身体里了。」被欲望胀的肿痛的纪风,已经忍耐不住了。
  
  「那好吧,小寒下次可要记住我们所说的话喔,知道吗?」纪云笑的轻柔,但语气里却不容许拒绝半分。
  
  「我……什麽……都听你们的,饶了我吧。」柳月寒只想赶快结束这样的感觉,完全没有注意到自己究竟说了些什麽。
  

    「这样才是我们的乖小寒。」纪云和纪风随即关掉柳月寒身上的情趣玩具,拔掉套在根部的戒环,纪云轻轻地将珠子一颗颗的往外拉,蜜液随著珠子渐渐地从臀部深沟间慢慢流下,形成一幅淫绯的画面,每一颗珠子的滑动都刺激著敏感的内壁,很快的柳月寒在珠子的牵动下,射出了白浊的蜜液,「啊……。」
  
  释放後的柳月寒眼睛蒙上一层雾气,高潮的馀韵让他的脸上和全身都染上一抹樱花的绯红,散乱的发丝为他添上一种性感的娇媚,此刻的他全身无力的躺在床上轻喘著,明明想要狠狠的瞪著前面这两个笑的一脸无害的大色狼,却怎样也无法发挥效用,反而因此更增添一种媚惑的气息,似乎在对对方诉说我还想要,怎麽可以就这样停止了。
  
  纪风和纪云看到柳月寒如此的娇态,两人原本墨色般的双眼此刻更是深邃的如黑耀石一样,两人俯身又是一阵热吻,从耳垂、脸颊、嘴唇,顺著颈部的曲线来到锁骨,到胸前两颗发亮挺立的果实,炽热的掠夺这一个令他们著迷不已的身体。
  
  之後纪云将柳月寒从身後抱坐在床上,纪风伸手抱住柳月寒,灵活的舌头就这样探进柳月寒微张的嘴唇,轻易的夺走他的呼吸,被吻的七荤八素的柳月寒下意识将手环抱住季风的颈项,因为春药的作用,让他不自觉的回应纪风的吻,让纪风更是兴奋的肆无忌惮的狂肆掠夺,来不咽下的津液就这样从嘴角溢出,在颈部流下一条晶莹的细丝。
  
  纪云则是不断的亲吻柳月寒樱红的项背,一路的往下来到他的大腿内侧,纪风也很有默契的身体向後倒,将柳月寒浑圆的臀部露出在纪云的视线下。
  
  纪云延著柳月寒臀部的股沟来回的舔弄著,扳开两座浑圆的山丘,豔红的蜜穴正一开一合的绽放,像似在邀请人进入探索一番,纪云用手指轻轻的在皱摺处来回的抚弄,然後慢慢的向里面探入,然後密穴的内壁出奇的柔软并且有意识的不断将侵入物往内部吸引进去。
  
  因为之前润滑剂的作用,纪云很容易的就能在密穴里来回的进出,每次的进入内壁就会紧紧的吸附纪云的手指,从手指传来的电流不断的往纪云的下半身聚集,直到纪云再也受不了这种刺激,将手指抽出取而代之的是自己胀痛的欲望,在密穴外轻柔的转了机圈後,便轻轻地向密穴深处挺进。
  
  柳月寒紧致的内壁紧紧吸住季云火热的欲望,让纪云满足的发出一声叹息,「啊……,小寒,你好棒,吸的我好舒服喔。」
  
  纪云从柳月寒的身後抱住开始缓慢的进出,这种慢慢的律动让柳月寒更能感觉到物体在内壁里的刮搔,让他想要得到更多的快感,不自觉的也在慢慢律动自己的身体,想让这份快感能够再扩大,「啊……再快一点……我要……。」
  
  纪云听到柳月寒的哀求,不断的将速度加快,纪风看到他们两个陷入淫乱的浪潮,让他也想在柳月寒的身体释放,於是将自己的火热抵在柳月寒的嘴唇,用迷离的眼神诉说需求,「小寒,用你的嘴帮我。」
  
  此刻的柳月寒已被激情稿的脑袋一片空白,没有思索便将纪风的欲望一口含入,温热湿润的触感让纪风简直快疯了,「对……就是这样,用你的舌头轻轻地刮搔,啊……,小寒,你的嘴含的我好舒服。」,纪风陶醉的神情让柳月寒像著了魔似的,更加卖力的吞吐纪风的欲望。
  
  原本稍稍停下来的纪云,此刻又开始不断的律动,双手伸向前去套弄柳月寒火热,房里面传来三人不断升高的淫乱呻吟,然後终於在最後一次挺进後,三人都达到喜悦的高潮,柳月寒上下的两个小嘴因为容纳不下纪风和纪云全数的牛奶,不断的向外溢出滴落,膻腥淫乱的麝香气味,此刻更是在房里无限的扩散。柳月寒一早醒来,发现自己全身无力,连动一根手指都没力气,「搞什麽啊。」
  
  熟悉的酸痛感袭击全身,柳月寒放弃挣扎,无奈的躺回床上看著天花板发楞。
  
  纪风和纪云昨夜整整做了四次,直到他没了意识才放过他。
  
  可恶,这两个人的体力为什麽这麽好,明明大家都做了一整夜,怎麽这两人还有力气去上课,而我却得躺在床上动弹不得。
  
  柳月寒想到自己和他们两个交缠的一整晚,脑袋里轰的一声,整个人像煮熟的虾子红通通的。
  
  连自己何时被清理乾净换上新衣服都不知道,只知道意识蒙胧中好像有听到纪云会帮他请假,还有……想不起来,算了。
  
  柳月寒在床上躺著,身体的一股疲倦感袭来,反正今天以目前的身体状况也无法去上课,算了,继续睡好了,好累喔。
  
  没多就就传来均匀的呼吸声,其实柳月寒会这麽累也跟他昨晚高度配合有关,不过要让他再去想那些不堪入目的淫乱画面,他宁可一头撞死算了。
  
  睡梦中,柳月寒感觉有种燥热渐渐地从下身传来,有种酥麻还带点搔痒的感觉,另外还有种滑溜感,像条灵活的蛇不断滑动缠绕。
  
  好舒服的感觉,身体的本能让他想要更多,柳月寒无意识的摆动身体配合那缓缓的律动,呼吸也越来越不规则。
  
  当那个滑溜的物体触碰到某处时,柳月寒像突然被电到似的,身体震了一下,然後那个滑溜的物体便一直不断的在那一点徘徊,惹的柳月寒轻颤连连,呼吸也越来越粗重。
  
  终於,柳月寒醒了,缓缓睁开沉重的眼皮,看清楚眼前的人,正是纪风和纪云,还有自己赤裸的下身。
  
  「小寒,你醒啦。」季风脸上挂著邪气的笑容,眼神里有种说不出的感觉,深邃的像是要把你一口吃下的饥渴。
  
  「感觉很舒服吧?」纪云刻意放慢速度,让柳月寒意识到刚刚上演的戏码,画面清晰地让他瞬间刷红的脸。
  
  看著柳月寒发楞的反应,纪云露出了一抹性感的邪笑,让柳月寒心跳露了一拍,而纪云接下来的动作更让他倒抽一口气。
  
  「那就继续刚刚舒服的动作吧。」纪云将挡在额头的浏海随意的往後一拨,然後俯身伸出粉红的嫩舌,在柳月寒的眼前轻舔他分身的前端,是那样的扇情著迷,还不时的轻划中间凹陷的铃口。
  
  「什麽?」比起前几次和他们作爱时闭上眼睛的触感,眼前的真实画面让柳月寒怀疑自己是不是在作梦。
  
  嘴唇亲吻时吸吮的触感、舌头滑过时那种滑溜带著一股电流窜至腰间、还有口腔那份独特温热,像是要让他清楚的刻划在脑袋,纪云非常刻意的放慢速度,像品嚐珍馐一样又舔、又吸的在他的口中吞吐。
  
  当画面过份清晰,人的注意力就会完全集中在画面上,柳月寒张大眼睛看著自己胀大的分身在纪云的口中如何的进去、出来、进去、再出来。
  
  刚刚在睡梦中的触感,一一的呈现在柳月寒的眼前,莫名的快感再次被撩起,柳月寒发现自己的身体竟然背叛意志,享受起那过分舒服的抚慰,嘴里的呼吸也越发混乱。
  「有感觉了吧?」,在一旁的纪风完全没放过柳月寒一丝的变化,「你也喜欢这种感觉吧?」
  
  发现自己身陷情欲的柳月寒,用著最後一点理智反驳,「谁会喜欢啊!」
  
  「是吗?」纪风将手轻轻地划过柳月寒的小腹,冰凉的触感让他无意识的弓起身子,嘴里吐出打死他也不想承认的呻吟。
  
  「啊……。」
  
  「你的身体可比你诚实多了,你明明也是很享受的,不是吗?」纪风恶质的说出柳月寒完全无法接受的事实,但无可奈何的是那越发明显的快感,将他深深拖进那深不见底的情欲深渊。
  
  随後纪风加入了挑逗柳月寒分身的行列,就像第一次做爱一样,和纪云合作无间的挑弄柳月寒不断冒出晶莹爱液的前端,还刻意选择让柳月寒能看清楚的角度。
  
  两人的舌头就这样不断的在前端纠缠、打转、吸吮、舔弄,两人的唾液就这样随著分身不断流下,往股沟後面流去。
  
  比起一个人,两个人更有感觉,将柳月寒最後一丝的意识轻易击碎,「啊……不……啊啊。」
  
  纪风和纪云将柳月寒的双脚撑开弯曲至可耻的角度,两人一人一边的抚摸弹性极佳的双臀,然後往那昨夜被彻底开发过的小穴,在外面不断的轻压、绕圈。
  
  顺势流下来的唾液成了最佳的润滑液,让两人的手指可以顺利的在皱摺处滑行,不断的爱抚让柳月寒面临要爆发的边缘,两人非常有默契的在他要射出前残酷的离开,让柳月寒不解的看著纪风和纪云,眼里带有一丝的怨怼。
  
  「别急,再忍一会,马上就让你得到,在那之前小寒得先帮我们一下。」在润滑度不够下,贸然进入会让柳月寒受伤,要不然两人其实都已经忍耐到极限,下半身早就胀痛到呈现紫红色了。
  
  纪风将自己巨大的炽热抵在柳月寒面前,「小寒,舔湿它。」
  
  看著待会要进入自己身体的巨大尺寸,柳月寒不免有一丝的惧怕,但更多的是期待进入时的那份快感。
  
  难道他也不正常了,为了满足身体的欲望,柳月寒执起纪风滚烫的分身,渐渐地将它没入口中,季风嘴里吐出愉悦的叹息,「啊……,小寒你太棒了。」
  
  听到纪风满足的低吟,柳月寒像是得到鼓励般,更加卖力的吞吐纪风的欲望,另一方面纪云也没闲著,将脸埋在柳月寒的臀部,伸出舌头舔弄那朵鲜豔欲滴的菊花,在花心处打转然後刺入,内壁像是有意识般将纪云的舌头紧紧夹住不放。
  
  「嗯呜……。」感觉到体内的物体更加深入,不断的刮搔内壁,让柳月寒的体温不断身高,全身的血液都集中在那刮搔的点上。
  
  「好了,这样就行了。」
  
  纪风将柳月寒抱起翻身让他跨坐在自己身上,然後把他的身体抬高,「来,小寒,就这样坐下去。」
  
  柳月寒感觉到身下抵著的巨大物体将要进入自己的体内,身体不自觉的兴奋颤抖,随著物体的侵入,一股肿胀感从体内传出,还有一种难以言语的快感在身体蔓延开来,那种被填满的满足感让他发出愉悦的呻吟。
  
  「啊……。」
  
  过多的快感让柳月寒忍不住留下激情眼泪,纪云随即轻吻那愉悦的泪滴,然後将自己胀痛的分身抵在他的嘴前,柳月寒心想这两个人的那里怎麽都这麽大。
  
  才这麽想体内的那根欲望又胀大的一圈,让他禁不住的收缩,这样一缩让纪风差点忍不住泄了,「小寒,你吸的我好紧喔。」
  
  被这样一讲,柳月寒发现原来这样会让纪风兴奋,於是更用力的收缩内壁,让纪风更加兴奋的用力一顶,柳月寒随即从口中溢出淫叫,纪云顺势将自己的欲望没入柳月寒的口中。
  
  纪风开始缓慢的从下而上的顶入,随著顶入时身体被抬高,柳月寒吞入纪云的欲望角度也随之改变,让纪云非常享受的发出低吟。
  
  随著纪风顶入的速度越快,柳月寒感觉到自己要高潮了,而在体内的两根欲望也越来越肿涨。
  
  「啊……。」
  
  「哈啊……。」
  
  「嗯……呜……哈啊。」分不清是谁的低鸣,三人的声音就这样融合在一起,瞬间一股炽热从体内射出喷洒到内壁,纪风将柳月寒的腰紧紧扣住,让自己的热液全数灌到他的体内。
  
  柳月寒也在这瞬间达到高潮,脑袋陷入一片空白,全身不停的痉挛,纪云也在他的口中射出了滚烫的热液,一股腥膻从口中弥漫开来,来不及咽下的白色液体就这样从嘴角流出,呛的柳月寒无法控制的咳了几声,「咳……咳咳。」
  
  当纪云放开柳月寒的头,他马上无力的趴在纪风身上喘息,柳月寒感觉到纪风在体内的欲望没有因此而疲软,反而更加像宣示自己的存在填满内壁,而且还蠢蠢欲动不断的弹跳。
  
  纪云则是来到他的身後,就著柳月寒的姿势,在他的背部落下轻柔的细吻,柳月寒随即感觉到有一个巨大物体慢慢的强行侵入他的体内。
  
  柳月寒随即僵硬的身子,「不要……这样我会坏掉的……啊。」
  
  感觉到他身体的僵硬,纪风不舍的给予一个火热的吻,想要藉此放松他的身体。
  
  被吻的七荤八素的柳月寒果然渐渐地将身体放松,纪云趁机会一鼓作气的深入到底。
  
  「啊……好胀……不要了……出去。」,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昨晚彻底开发的关系,柳月寒并没有感觉到太多的疼痛,只有一种很胀、很胀的感觉,像是要把他撑裂开来。
  
  「啊……好紧,小寒的那里真棒。」纪云舒服的眯上双眼,感受这被紧紧包围的感觉,纪风同样也是被夹的受不了了发出低吟。
  
  随後两人开始缓缓的律动,是那样的炽热,淫靡的水渍声不断的从身下的小口传出,那两根巨大的欲望不停的扩张,将整个内穴完全占满。
  
  「啊……好大……我会死掉的……啊哈……不。」身下的热度比刚刚还更灼热,像是要把柳月寒烧的体无完肤似的,两个人同时放肆的侵略让他更有感觉,从原本的排拒转变成为迎合,将他送入极乐的天堂。
  
  「啊……,小寒的里面好热……我快融化了。」纪云兴奋的抱起柳月寒不断吸吮舔弄他敏感的耳垂和颈部,然後纪风也就著原有的姿势坐起来,将头埋在柳月寒的胸前玩弄因情欲而挺立的两个蓓蕾,两人的手还不停的刺激套弄那根颤抖不已的分身。
  
  全身的敏感点被如此的玩弄,柳月寒哪里禁得起这样火热的刺激,只能无力的放浪淫叫。
  
  「啊……不行了……要……出来了……。」柳月寒已经受不了不断升高快感,好热……好舒服……,即将爆发的快意让他简直欲仙欲死。
  
  「啊……哈啊……啊啊。」
  
  三人愉悦的呻吟再度融合,瞬间一股比刚刚更多的炽热液体喷射在柳月寒内壁,滚烫的刺激让柳月寒也达到高潮,脑袋里盛开七色的光彩,随後是一片空白。
  
  当纪风抽出已射出但却依然胀大的分身,容纳不下的白浊液体也顺势流出,纪云将柳月寒就著背後姿势从膝盖下方撑起,让自己能够更深入柳月寒的体内。
  
  感觉又有新的一波攻势即将来袭,早已无力的柳月寒不禁开口求饶,「不要……我不行了……饶了我吧。」